69书啦 > 剑道第一仙 >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枯骨化仙 舍利成佛

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枯骨化仙 舍利成佛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个高大威猛如在世罗汉般的和尚,却背着一座巨大的庙宇在狂奔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魏山差点以为眼花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和尚狂奔的速度极快,如若一道金灿灿的光,只能用神识才能捕捉到其身影。

    天地都在轰震,剧烈震颤。

    那是和尚的脚步声在响起,密集如天鼓轰震。

    “观主你还愣着干啥,快搭把手,没看到和尚我在被追杀吗?”

    那和尚大吼,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魏山这才注意到,一柄锈迹斑驳的铁剑,正追在那和尚身后,速度太快了,几乎让人难以看清楚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和尚背着庙宇,在附近区域绕圈子,一刻也不敢停下,似唯恐被那灰扑扑的骨剑给戳一下。

    苏奕不禁笑起来,这和尚,号称皆空寺护教伽蓝,性情则奸猾似鬼,无赖之极。

    他还是头一次见到,这和尚被杀得如此狼狈。

    “快啊!你不是剑修?快降服了这把铁剑,这可是末法时代遗留下来的至宝!”

    眼见苏奕一动不动看热闹,那和尚顿时急眼了,大声嚷嚷。

    “末法时代留下来的至宝?”

    苏奕心中一动,道,“答应我一件事,我就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趁火打劫?你观主何时变得如此不要脸了?”

    和尚一边狂奔,一边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那锈迹斑驳的铁剑猛地一扫,擦中了和尚的屁股。

    他痛呼惨叫,再不敢迟疑,叫道:“观主大爷,求求你了!”

    “答不答应?”

    苏奕笑吟吟问。

    “答应!”

    和尚大叫。

    苏奕这才迈步上前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股汹涌的轮回剑意从苏奕身上冲霄而起,天穹骤然变得幽暗下来。

    那正在追杀和尚的铁剑猛地一颤,似有智慧般,锵的一声横空扬起,剑锋直指苏奕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趁此机会,和尚终于解脱,背脊一抖,那座巨大如山岭的佛庙就轰然落地。

    而他则一屁股蹲坐在地,大口喘息,嘴里兀自咒骂,“这铁剑太他妈邪门,追了我七天七夜,差点没把我累死。”

    苏奕目光看过去。

    这把铁剑似被岁月腐蚀严重,覆盖着斑驳锈迹,就连气息也暗哑晦涩,显得很神秘。

    “轮回?”

    一道干涩沙哑的男子声音从铁剑中传出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苏奕颔首。

    和尚则惊愕道:“你他娘追杀了我七天七夜,为何不见你放一个屁?”

    锵!

    铁剑剑锋一转,指向和尚,惊得后者浑身一哆嗦,额头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他连忙道:“观主,快降了它!这把剑有问题,极可能藏着一个极端恐怖的逝灵!”

    “我虽忌惮轮回,可却无惧生死。”

    铁剑微颤,传出那男子干涩沙哑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奕若有所思道:“那你为何要追杀那和尚?”

    男子道:“我若真要杀他,断不会让他逃奔七天七夜,之所以不动手,是担心真正出手,他连一剑都挡不住,便因此丧命。”

    和尚:“???”

    自己这是被鄙视了?苏奕则饶有兴趣道:“那为何非要追他?”

    男子道:“我生前的遗蜕,就在那座寺庙中,我必须取回来,才能重塑形骸。”

    和尚惊讶道:“不可能,我镇守皆空寺这么多年,可从不曾见过任何遗蜕。”

    遗蜕,便是遗体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不懂,当年,我和你们皆空寺始祖论道千年,彼此枯坐,印证彼此道途,不料突遭末日浩劫,仓促之下,你派祖师将我的遗蜕藏在了那一株月桂树之下。”

    男子道,“而如今,我从沉寂中醒来,若能得到我的遗蜕,我便可从太宇剑中脱困。”

    和尚动容,失声道:“太宇剑!你是青释剑仙?!”

    太宇剑!

    苏奕略一思忖,也想起来。

    前不久在无定魔海深处,他在识海中镇压血灯佛主的那一道神魂时,后者曾被九狱剑惊到,说出一些和太宇剑有关的话语。

    据说,此剑为末法时代最强大的一把剑!

    “青释剑仙?呵,虚名罢了,一日不为仙,有何颜面自称‘剑仙’?”

    铁剑中,响起男子自嘲的声音,“更别说,太宇剑已在浩劫之下遭受重创,延存至今,已几乎等同于一块顽铁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长声一叹。

    岁月无情,往昔风流,终究成烟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竟真的是青释剑仙?”

    苏奕挑眉,他不清楚对方来历,但却能大致推测出,既然对方能掌握末法时代第一仙兵太宇剑,生前定然是一位惊天动地的绝代人物!

    “前辈,您怎么不早说了,这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家人不认得自家人。”

    和尚感慨。

    他们皆空寺的祖师,曾和青释剑仙为挚友!

    两者皆修剑道,而他们皆空寺祖师,则有“皆空剑佛”的美誉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意识模糊,是那位道友的轮回气息,让我彻底从浑噩中醒来,若有得罪,还望见谅。”

    男子歉然开口。

    和尚笑说道:“这大概就叫不打不相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神色不动传音给苏奕,“你觉得,那家伙究竟会否是青释剑仙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我连他什么来历都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苏奕传音回复。

    “青释剑仙,被视作末法时代最传奇的剑修,据说曾有天上仙人欲收他为徒,接引他前往仙界修行,可却被他拒绝了,言称要自己求索出一条剑指仙门的大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在宗门古籍中得知,青释剑仙曾和我派祖师是至交好友,曾一起论剑问道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可没想过,像他这样早在末法时代就该殒命的老家伙,竟活到了现在!”

    空照和尚说着,不由擦了擦冷汗。

    这实在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苏奕则相对很淡定,道:“放心,我前不久还曾见过一位来自仙界的仙人后裔,同样遭受末法浩劫,化作了逝灵。”

    “仙人后裔?”

    空照和尚惊愕,倒吸凉气。

    苏奕道:“怕什么,逝灵而已,更何况刚才那位可说了,若真要下杀手,根本不可能让你逃亡七天七夜。”

    空照和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总感觉,自己被鄙夷和侮辱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仔细一想,倒也的确是这么回事,心中顿时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派祖师的逝灵不曾苏醒过来么?”

    忽地,那柄锈迹斑驳的铁剑中,再次传出那男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空照和尚摇头道:“不瞒前辈,有关末法时代的事情,我也仅仅只知道一些皮毛,并且早在很久以前,随着我的授业恩师圆寂之后,这皆空寺就只剩下我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那男子慨然道,“能够从末法时代活下来的角色,终究只是一小撮,其他人……都早已彻底消亡于浩劫之下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说道:“我记得,当年你派祖师的遗蜕,化作了一颗舍利子,同样埋葬于那一株月桂树下。”

    空照和尚先是一怔,旋即激动道:“前辈,按您所言,我派祖师的逝灵也极可能苏醒过来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但可以一试。”

    男子说道,“那位道友掌握轮回之力,若你派祖师逝灵犹在,当可凭借轮回之力,将其唤醒。”

    空照和尚精神一振,眼神发光地看着苏奕,道:“缘,果然妙不可言,似冥冥中自有天注定,让你这家伙出现在我面前!”

    苏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进我皆空寺一叙!”

    空照和尚热情邀请。

    皆空寺内如若一方净土,栽种着各式各样的奇花异草,数人合抱的古木,一座座古建筑鳞次栉比,在天光下泛起神圣庄重的神韵,清宁静谧。

    一株高大的月桂树前。

    空照和尚掘地三尺,挖出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很快,坑底露出一个青铜盒,其上覆盖着禁制秘纹,完全将这青铜盒的气息遮掩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过往岁月中,无人发现此物,原来被祖师以禁制秘纹封印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空照和尚很激动,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他敢肯定,祖师的舍利子就藏于青铜盒内!

    “观主,快,帮和尚一把,若能请出我派祖师,我叫你祖宗都成!”

    空照和尚催促道,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。

    苏奕没好气道:“我可没你这样的孙子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般说,他还是运转轮回之力,掌指按在了那青铜盒上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青铜盒忽地一颤,自动开启,一团浓郁柔和的佛光顿时涌现而出。

    还不等苏奕他们看清楚。

    忽地,那一口锈迹斑驳的铁剑中,传出那男子的声音:

    “我也感应到了我的遗蜕。”

    锵!

    铁剑轻轻一扫,地面裂开。

    在那青铜盒一侧,一口丈许长的青铜棺浮现而出。

    紧跟着,铁剑立在青铜棺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瞬,苏奕似有察觉,带着空照和尚、魏山一起朝远处退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青铜棺轰鸣,仙光流转,光焰直冲九霄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那青铜盒内,佛光如潮,轰然弥漫天上地下,偌大的皆空寺,沐浴上一层神圣威严的光辉。

    而在苏奕他们眼中,那一柄锈迹上空,有一道伟岸身影悄然涌现,周身飞仙光雨飘洒,如梦似幻。

    那舍利子前,则有宛如佛陀般的身影盘膝而坐,身后映照出大千世界。

    一者锈剑立地,枯骨化仙。

    一者跏趺而坐,舍利成佛!
百度